博爾赫斯對我的意義



博爾赫斯對我的意義

  

文學評論:《最后的對話》   作者:(阿根廷)博爾赫斯、費拉里   出版:新經典·新星出版社 

我相信人人都會同意,花幾天時間讀完了一本書,并不足以讓一個人成為這本書的讀者,讀者的時間不是這樣計算的,他的時間是心理時間,是他真正打開一本書的時間。因此,只有在說到博爾赫斯的時候,我才有膽量說我是博爾赫斯的讀者,我是譯者這件事則純屬偶然了。

因此在博爾赫斯與我之間真正有意義的是作者-讀者的對應:作者的寫作與讀者的閱讀之間的某種重合(如同我在本書第一卷的譯后記中所提到的“共時”)。這種對應存在于所有的作家與他們的讀者之間,不同的是博爾赫斯始終將自己視為一個讀者:一個接近于原型的讀者,仿佛閱讀了一切的讀者;而上述的對應讓我在閱讀博爾赫斯的時候也變成了這樣一個原型的讀者。換句話說,這是一種雙重的對應,博爾赫斯的讀者與博爾赫斯這個作者/讀者的重合。這或許解釋了博爾赫斯對于我的特殊意義:閱讀博爾赫斯仿佛就是在閱讀博爾赫斯讀過的書籍,閱讀所有的書籍,并通過這一接近原型的閱讀行為來創造一個世界。

我不知道別的博爾赫斯讀者是否也有同樣感覺,我不知道別的作家是否也能提供這種感覺,總之我的閱讀世界是貧乏的,但我有博爾赫斯這個“阿萊夫”。像故事的主人公一樣,我著迷于這無限的一點-閱讀博爾赫斯-時間與空間匯聚于這一點,并由這一點鋪開,成為博爾赫斯的每一首詩,每一個故事,這本書里的每一段對話。

以上對博爾赫斯故事的套用或許過于夸張,但我只是描述我的感覺,那種近乎原型的純粹愉悅:無限的事物才可以如此單純,即使重復也絲毫不減其效力。我發現這本對話集里談論的主題都是博爾赫斯在他的所有著作里早已談論過的,而博爾赫斯也從不諱言它們的來源。博爾赫斯關心的事物,在耄耋之年依然與青年時期一樣,也是人類最初的思想者關心的事物:時間,星辰,夢,生命,勇氣,懷疑,智慧與不可知……它們匯聚在博爾赫斯這里,不存在空間與時間的距離,“史詩的味道”就像口中的水果一樣真實而令人感動,斯威登堡也像樓上的鄰居一樣近在咫尺。(有刪節,作者為本書譯者)




上一篇:斐濟農業部盛贊我對斐農業援助項目 表示愿與中
下一篇:重慶燃氣毛利率連續5年下降 持續盈利能力堪憂
欢乐三张牌